2006年9月16日

你有受過專業的遊行訓練嗎

哈哈,我對什麼殘酷舞台沒什麼興趣,只是偶爾轉台會看到熟悉的松柏身影有點好奇。

今天上午打掃,下午家庭聚會跑去南京東路上的「聚」。東西還不錯吃,吃到第二次還覺得不錯,不過還是覺得不加香湯的原味昆布湯比較好喝。 我喜歡他們的服務,你只要同等禮貌回應他們,在服務方面可以算是我覺得不錯的店,如有變化與我無關(笑)。服務生戴著眼鏡時感覺滿斯文地,脫下眼鏡時感覺多了一份可愛的風格,這是題外話。

回到家中,打開新聞就是看到挺扁的民眾出事了。聽說是不滿中天新聞播報新聞偏向倒扁,所以有一個(看起來像流氓的)民眾上主播台去跟主持人嗆聲。請問如果你是主播,你這時應該是選擇強硬還是軟弱呢(Hawk or Dove)?記者選擇軟弱一點,攀點關係緩和情緒,「唉,大哥阿!(沒想到兩人是兄弟)我們就是要讓挺扁的也能說出自己的聲音,所以才請王世堅委員上來接受訪問....」

很顯然,這個軟弱的手段沒成功,回去重學賽局吧!在幾分鐘後,那位「大哥」走上台前,先是用雨衣企圖遮蓋攝影機,然後施展一招失傳已久的排雲掌,烏雲蔽日!!快速扯掉訊號線,太厲害了,當場中天記者只能在警察護送下離開。不知為何是抱著頭,有人說是被圍毆,而王委員則說那是不小心跌倒敲到的,真巧。

唉,我不是在十五日的部落格上面就說過,要好好學習紅衫軍!老師說話你有在聽嗎?沒有嘛!

不是每個群體都適合出去遊行,你連一個國小班級的小朋友都沒辦法要他們不要脫隊,又怎麼期望從南部上來的民眾能遵守。難道你的理由是,施明德可以,為什麼我不行;你是施明德嗎?不是阿!

根據倒扁遊行的例子,我破例重新分析給你聽,如果再沒聽清楚,你就只能繳學費來看我的電視重播。

第一個,你的領導人魅力多強

從2004年總統大選後,所有的遊行幾乎都強調個人魅力,甚至打過組合牌:馬英九搭配宋楚瑜。結果,宋楚瑜長久累積的信任感,在年輕人不認識他以及流於悲情後,大量消耗群眾魅力。馬英九則是在市長與國民黨黨主席的兩個身份拉扯下無法脫身,這讓他無法號招群眾為他賣命。

而施明德,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個浪漫份子。當他站上台時,誰有比他更具資格。跟他同期的,不是當官被腐化,就是死了。當初對抗他的是蔣經國,依然幹不掉他,剩下的國民黨能夠幹掉他嗎?


第二個,理由要正當

是為了反貪污,而阿扁偽造文書,所以倒扁。而不是因為他是阿扁,所以我要倒他。大部分的南部鄉親阿,大部分的知識份子阿,請你聽好了,是因為他做了某些錯事,才逼得我們要去抗議,而不是台北人喜歡淋雨,也喜歡吉祥顏色才去靜坐,瘋啦!

提出一個新聞畫面,阿扁跑到某個鄉鎮(原諒我記不住,倒扁之後,他到處跑來跑去),在那邊講出經典台詞,「我也反貪污阿,我反的是國民黨的貪污。」好樣的,凡事都只要求別人,卻不反求諸己,你真的有比當年只有打仗不認識幾個大字的老人家強嗎?

讓我討厭的一點,是現任(2006年)民進黨黨主席的一番話,「他們倒扁,其實是要推翻本土政權。」本土政權,本省人.... 蔣經國總統跟蔣中正總統不同的地方,就在於蔣經國更講求要融入本土,強調沒有本省外省,只有住在台灣的台灣人。你本省人的小孩說不說國語,說阿,我也說國語,偶爾也講台語、閩南語跟客家話(哇係喀嘎凝)。台灣就是台灣,沒什麼獨立跟正名,哪天你的小孩跟你說他要正名,說他是耶赫那拉氏,你不打死他才怪。


第三個,分工合作

你別以為什麼台灣獨立聯盟、台灣社或是民盟號招人民上街就行了,來多少人是其次,請問活動舉辦期間跟結束該怎麼辦。每次都只告訴他們要集會,告訴地點跟時間,就希望他們全力配合。你真的當他們全部都很乖,下著雨也不會情緒浮躁,乖乖在那挺扁嗎?

場地規劃、紀律維護、發言人,行動說明,每個都有些性質相同之處,但每個都是需要分開來計畫,然後才重組一起。


請你不要去隨意煽動群眾,說真的,沒有一個人能證明我們的想法完全正確。你只是個普通人,你只能發出你的聲音,至於人民配合與否,那才是自由意志的表現。不要為了測試或者累積個人魅力,而讓大家受傷。身為一個知識份子,無論是學生還是政治人物,別忘了你在社會的地位,是要讓你更有能力接觸真相,而不是要你說的話都成為真相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