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6月20日

十年

我曾經想過,我是個不容易著迷,但一著迷就會不罷休的人

克制這項個性的機制,就在於我的三分熱度

我總是有辦法在最後開始感到厭倦,無論喜歡與否

喜歡,有多久,可以持續多久

我問過他,也若有似無地說過,我願意為他等待十年的時間

從我們認識,到我們分開;等書信聯絡,到MSN聊天

我提供了一個爛建議,對他也許是個好意見

我決定以幸福當作送給他的禮物,雖然我不知道幸福是什麼模樣

喜歡跟討厭,被名叫「迷戀」的膠水黏住,就好像一體的兩面

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,也許每次我說的都很成功,他都把這些話當作逗他笑的玩笑

我原本以為,幽默跟玩笑是我骨子裡唯一的精神

但我沒想到,這個笑話,會傷得我最深,也是如此成功

二十歲前,我以為我可以忘記這件事情,直到「看見」他的幸福

哈哈,如果有地洞,我也該死得瞑目了(可惜我家的樓層滿高的)

給過去的我,「放手」,這就是答案,抱歉讓你等了十年了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