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3月15日

我死定了

我死定了
我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

今晚跑去聽宋少卿來輔大談相聲,時間又恰恰接著和我姊的約會

我姊和我約好去看住院的姪女,結果我聽從主辦單位的話乖乖關機。


結果..............


宋少卿沒講完,我也忘了時間,我以為他時間到會自動下台一鞠躬離場

結果我姊在外頭等了半個小時,


倒楣的是

我在我姊等了半小時,奪命連環call的時候,我才開機

正想打簡訊告知他時,我姊一直打電話,我沒時間發簡訊(不斷被打斷)

好不容易打出四個字,「我還再聽」

我知道,打錯字,其實沒打錯,因為包含了我還想繼續聽的念頭

之後我姊的電話就停止,不像平常用簡訊回覆,我的心中有了不祥的預感


果然,最後致命的一擊,是在我走出會場(地下室)

新莊竟然在下雨啊啊啊啊啊啊~~~ (天崩地裂)

我姊在雨中等了我半小時啊啊阿!!

這時有的不是心疼或者懊悔,我感覺到殺氣


天暗了,燈光漸漸滅了

我沒錯,不是「亮」起來,是「滅」了

天阿!!新莊停電了!!

一路上都是黑壓壓的一片,我的心也跟著沈重

我決定嘗試再打一通電話給我姊,雖然剛剛試著打過五六次

又沒人接,算了,可能在路上



突然,黑暗中有了燈光,我的心卻沒有隨之光明

靠!!我姊打來了

用我顫抖的手接起了電話,用我最有磁性而和藹的聲音

「喂?你到了嗎」 意思代表她到醫院了

沈默了一會兒



「好小子,你竟然放我鴿子,手機也沒有開,一直轉接語音信箱」

這突然讓我想到宋少卿剛剛講過的內容

大概是說,北京人可以講一連串話而不休止,儘管要說的話很簡單

我還以為我們家是浙江人,沒想到也有北京的血在身體流動著

「我有開阿(忘了是七點才開)」

「開個頭阿!語音信箱不知道聽幾遍了,氣死我了!算了,回家在跟你算帳,掰! 嘟嘟嘟....」


我.....我能說甚麼呢?

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的照顧,儘管只有當同學的緣分,看來也只能做到這了

阿!綠燈亮了,我該走了,真希望不是前往西方極樂阿~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