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3月18日

喜歡你

一早起來就能聽到你的聲音,看見兩雙眼睛中的你與我

迷迷糊糊坐在餐桌前,聞到的是烤土司的味道,聽到你忙碌的腳步聲

離開家門前,看見你在微笑卻有點憂心地送我離開,儘管你知道這只是短別

走在路上,我不知道甚麼是浪漫的愛情,也不知道甚麼是幸福的滋味

我的靈魂與生活中,沒有那麼多感性的成分,真實的像是踩著落葉的破碎聲

我不知道兩個人是否可以活到上百歲,也不知道我們兩人,誰會先離開一步

在下一個路口,也許我會先告別你離去,但我不會這麼想

因為,這樣兩人在一起的生活,是我最滿足的時候

看著你的笑,聽著你的音,想起你的痴,這都讓我無法離開你

也許別人能體會的比我多,但我只要能夠多爭取與你一起的時間就好了

很簡單,很自然,卻也是最奢求吧

2006年3月15日

我帶衰

我怎麼會那麼衰


剛剛突然想到,既然我姊姊喜歡吃蛋糕,不如去買個蛋糕吧

說到蛋糕甜點的話,非白木屋莫屬,正好我們家門口有一家

雖然我很省錢,打算買一台Apple iBook,但是我這次不能省

我姊曾經對我連續加班又不吃飯的行為講過一句話:有錢,還要有命花阿!


靠!沒錯,要是我今天被我姊打死的話,那我還哪來的命花阿

在我們眷村生活過的小孩就知道,在眷村當中三不五時就會發生怪事

不是有人發神經就是跟父親吵架就要開瓦斯自爆!(至少我們村子是這樣)

所以唯一的大前提就是:我要活下去。


掏出僅存的一千元,打算殺去白木屋,畢竟只要有錢就有辦法

騎著小黑(小泉的自行車)殺過去

LED的光芒劃破黑暗,尾燈發出的紅色光芒為我的蹤跡留下些許的線索

此時的我,宛若(不是苑若)黑夜中的夜鷹(帥氣)

準備買蛋糕道歉.....(弱了)



「白木屋即將以全新的面貌向你見面」

不不不!!!他們內部裝潢,天啊啊阿

那該怎麼辦,我這隻夜鷹不就準備變成烤小鳥了

別怕,眷村的孩子沒在怕的!換個地方買吧

我腦中第二個地點出現了,沒錯,就是星巴克!!


衝進店裡,聽了店員的胡說八道,買了每杯一百二十五元的特調榛果咖啡!!

還買了兩杯!!畢竟我媽也要,她要幫忙說服我姊

還另外買了兩塊蛋糕跟一個塑膠袋,總共花了我401元

天阿,我今天在學校自助餐買了三道菜55元的便當就快吐了,還買那麼貴

算了,一切都是要活著


小黑載著我繼續回家的路途,總感覺少了甚麼,沒錯,花朵

但是小泉從以前到現在,都活在網路上,根本沒買過這種東西

唯一買過一次的,就是7-11的塑膠香水花束(我知道一大堆女孩子想殺了我,只是她們沒時間)

我來到加美花坊,我相信只要我老實說的話,老闆娘會給我很好的建議

至少漫畫書裡頭花店的老闆娘都會這麼說,還會告訴你這種花的花語,此時的我是這麼想的


走進去,老闆娘長得十分有氣質,但卻沒有招呼我

我在一邊支支吾吾半晌,終於說話了

「請問要道歉的話,應該送甚麼花朵」

老闆娘二話不說,直接走向一旁擺好的漂亮花籃,根本就是預謀好的


老闆:「這個不錯!」

小泉:「恩恩...太多了」

老闆:「你是要買一朵嗎?」

小泉:「對」

老闆指著冰箱,「那就隨便挑吧....」

靠!這跟漫畫或電視上演的都不一樣,哪有那麼勢利的;

但我還是很有耐心,我相信她一定是沒有意會過來


我:「請問哪一朵比較適合」

老闆想都沒想,給了我一句,「沒差啦!」


我挑了一束滿天星,就是你在路邊看到的雜草有開白色小花的

平常拿來作為陪襯,我姊在我畢業時給我的花束就是用那種陪襯

這樣一束大約十支,40元,雖然讓我對花店失望,但也讓我有所感觸

現實跟電視還是有差的


回到家,姊姊打回來的電話,口氣好了許多

後來我姪女也打電話來跟我雞同鴨講20秒就掛斷了

但我的心情也好了許多,至少不會那麼擔心

在遇過這麼多衰的事情之後,應該不會有更衰的事情吧




過了一會兒,電話響起


哥:「這個月的網路費因為我的帳戶沒錢,你拿到的不是收據,是催繳單,記得繳費喔,掰」

我:「........」

我死定了

我死定了
我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

今晚跑去聽宋少卿來輔大談相聲,時間又恰恰接著和我姊的約會

我姊和我約好去看住院的姪女,結果我聽從主辦單位的話乖乖關機。


結果..............


宋少卿沒講完,我也忘了時間,我以為他時間到會自動下台一鞠躬離場

結果我姊在外頭等了半個小時,


倒楣的是

我在我姊等了半小時,奪命連環call的時候,我才開機

正想打簡訊告知他時,我姊一直打電話,我沒時間發簡訊(不斷被打斷)

好不容易打出四個字,「我還再聽」

我知道,打錯字,其實沒打錯,因為包含了我還想繼續聽的念頭

之後我姊的電話就停止,不像平常用簡訊回覆,我的心中有了不祥的預感


果然,最後致命的一擊,是在我走出會場(地下室)

新莊竟然在下雨啊啊啊啊啊啊~~~ (天崩地裂)

我姊在雨中等了我半小時啊啊阿!!

這時有的不是心疼或者懊悔,我感覺到殺氣


天暗了,燈光漸漸滅了

我沒錯,不是「亮」起來,是「滅」了

天阿!!新莊停電了!!

一路上都是黑壓壓的一片,我的心也跟著沈重

我決定嘗試再打一通電話給我姊,雖然剛剛試著打過五六次

又沒人接,算了,可能在路上



突然,黑暗中有了燈光,我的心卻沒有隨之光明

靠!!我姊打來了

用我顫抖的手接起了電話,用我最有磁性而和藹的聲音

「喂?你到了嗎」 意思代表她到醫院了

沈默了一會兒



「好小子,你竟然放我鴿子,手機也沒有開,一直轉接語音信箱」

這突然讓我想到宋少卿剛剛講過的內容

大概是說,北京人可以講一連串話而不休止,儘管要說的話很簡單

我還以為我們家是浙江人,沒想到也有北京的血在身體流動著

「我有開阿(忘了是七點才開)」

「開個頭阿!語音信箱不知道聽幾遍了,氣死我了!算了,回家在跟你算帳,掰! 嘟嘟嘟....」


我.....我能說甚麼呢?

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的照顧,儘管只有當同學的緣分,看來也只能做到這了

阿!綠燈亮了,我該走了,真希望不是前往西方極樂阿~